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司机明知车底挂婴儿仍开车拖行数公里致其死

来源: 时间:2019-01-28 20:23:13

司机明知车底挂婴儿仍开车拖行数公里致其死亡

信息时报9月1道 2010年4月25日,仅3个月大的男婴周孟麟,经历了他短暂的生命中最惨痛也是最后的一段时间——他被一辆香港大货车挂住拖行了至少数公里之后,掉落在马路上,弱小的身躯随后被无数车辆碾压、粉碎……制造这个惨剧的,正是这辆大货车的驾驶员、香港司机梁冠彪。

昨日,被舆论斥为“冷血司机”的梁冠彪在深圳市中院过堂,被控以故意杀人罪。梁冠彪一脸愧疚,瘫坐在被告席上,对指控未提出任何异议,当庭全部认罪。公诉人在庭上建议,判处梁冠彪无期徒刑。

指控 开车打瞌睡挂走婴儿车

据昨日检方的起诉书称,2010年4月25日7时许,被告人梁冠彪驾驶粤Z/EB64的香港大货车,沿深圳龙岗区布沙路由东往西驶经南湾锦航酒店路段时,由于打瞌睡,造成该车失控后车头右侧与路边边坡发生刮碰,再撞倒在路边行走的黎女士及其推着的婴儿车,车内有今年2010年1月3日出生的黎女士的儿子小孟麟,仅3个月大。黎女士被撞倒受伤,婴儿车被卷挂入大货车车底,梁冠彪没有停车观察便驾驶肇事车继续前行。

听到哭声仍无动于衷

据起诉书称,当梁冠彪驾车行驶至布沙路汇佳百货路段红绿灯处候灯时,有多名发现险情的群众上前告诉他驾驶的大货车车底拖挂着一辆婴儿车,车上婴儿手脚在活动,还有流血。梁冠彪听闻后下车走到车后轮处,弯腰察看确认后,漠然起身,其间车底传来婴儿凄惨的大哭声,梁冠彪无动于衷,未采取任何措施,上车驾驶大货车拖着婴儿车内的婴儿快速逃逸。途中,梁冠彪还以左右摆动走S形的方式驾驶,意图将车底婴儿车及婴儿甩掉。

检控方指出,可见,当时梁冠彪是明知已经挂上了婴儿车,而且当时小孟麟尚未死亡。

左右摆动欲甩掉婴儿

据指控,途中梁冠彪还以左右摆动走S型的方式驾驶,意图将车底婴儿车及婴儿甩掉。当他行驶至南坪快速特区检查站减速带处,梁冠彪察觉婴儿车还在车底。在南坪快速塘朗山隧道内离南出口约一公里处,小孟麟从大货车底完全掉下,后遭大量车辆碾碎。

梁冠彪驾车驶出塘朗山隧道南出口即将驶入广深高速时,害怕出境车辆被检查发现车底婴儿车,遂停车将拖在车底的婴儿车取下扔弃于路边绿化带里,尔后驶入广深高速,于当天上午近8点从皇岗口岸逃至香港。

经鉴定,在找到的婴儿车布垫和在布沙路等处提取的血迹以及在塘朗山隧道内找到的尸体残骸基因型一致,且符合亲子关系认定,死者周孟麟符合被钝性外力作用致躯体碎裂死亡,黎云伤情属轻伤。

忏悔 “每天都受 良心谴责”

此前媒体曾经预测梁冠彪将推脱自己罪责的各种可能性及争议焦点,但昨天上午的庭审现场,梁冠彪一出庭就一脸愧疚,瘫坐在被告席上。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梁冠彪与他的辩护律师都没有提出异议,全部认罪。

“我在看守所已经住了好几个月,其实我每天都在忍受良心和道德的谴责,痛苦不堪,备受煎熬。其实,我非常非常后悔,本来只是一宗交通事故,却因为自己的冷漠,变成了故意杀人罪犯,我当时实在是太害怕了,其实要是能够冷静一下,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个惨剧了。

我现在心里十分痛苦,心里的难过没人能够体会,我对不起父母、妻子,更对不起受害人家庭。”随后,他转身向旁听席上的小孟麟的家属深深地鞠了一躬。”

此案将择日宣判。

量刑 有自首情节建议判无期

公诉人认为,梁冠彪犯罪情节恶劣,罪行极其严重,依法本应当判处死刑,鉴于梁冠彪犯罪后自动回深圳投案,如实供述了自己的基本罪行,构成自首,依法可以适当从轻处罚;且其亲属给予民事赔偿21万余元,取得了被害人亲属一定程度的谅解,表明其有一定的悔罪认识,可酌情从轻处罚,建议对梁冠彪依法判处无期徒刑。

死者家属 希望法院判梁冠彪死刑

昨日,小孟麟的父母、伯父和奶奶等亲属出庭旁听,小孟麟的伯父称,他们非常希望判处梁冠彪死刑,只有这样才能告慰可怜的小孟麟,但也相信法院会给出一个公正的判决,实际上梁冠彪不仅毁了他们家庭,也害了自己的家庭,当看到梁冠彪的父亲时,他们也看到了另一个家庭的不幸。

据小孟麟父母的代理律师称,双方就赔偿金额已经达成了一定的调解意向,所以目前还没有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

我们非常希望判处梁冠彪死刑,只有这样才能告慰可怜的小孟麟。

——小孟麟家人

我每天都在忍受良心和道德的谴责,痛苦不堪,备受煎熬。

——梁冠彪

庭上对话

“没听到婴儿哭”

公诉人:你当时为什么会撞人?

梁冠彪:我太疲惫了,当时连续开了30多小时的车,开着车就睡着了。

公诉人:你下车查看的时候,有没有看到婴儿?

梁冠彪:我看到了类似婴儿手臂的东西,还看到了血迹。

公诉人:当时你有没有发现婴儿还是活着的,有没有听到婴儿的哭声?

梁冠彪:我没有听到。

公诉人:发现了婴儿车,车上还有婴儿,你为什么还要开车逃逸?

梁冠彪:我当时很害怕,头脑一片空白,又看到附近还有警察,所以没有多想就驾车走了。

公诉人:你后来驾车逃逸时,是不是走了S型?

梁冠彪:是的。

公诉人:你驾车走S型是不是为了甩掉婴儿车和婴儿?

梁冠彪:我当时是为了避开路上其他的车辆。

公诉人:你是怎么归案的?

梁冠彪:我是经过考虑之后自己主动到深圳投案的。

公诉人:你现在内心有什么想法?

梁冠彪:我很愧疚。如果我当时能够及时将婴儿从车底下拉出,也许他就能够得救。我对不起死去的婴儿,也对不起他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