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合同纠纷

儿子得了尿毒症鹤壁一患病母亲为省钱放弃治

来源: 时间:2018-08-11 21:19:06

儿子得了尿毒症 鹤壁一患病母亲为省钱放弃治疗

妻子病了,儿子也病了。面对备受磨难的家庭,孙胜利说:总要去面对

今年年初,17岁少年孙熙被诊断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开始了漫长的治疗。为了给他看病,母亲自己放弃了治疗,带病日夜守护。父亲孙胜利愿意为他捐肾,还要四处筹钱。

面对这个备受磨难的家庭,孙胜利说:总要去面对……

17岁少年患上尿毒症

4月20日中午时分,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科的一间病房里,身体消瘦、嘴唇干枯、眼神无力的孙熙躺在病床上。病床一侧,他的母亲王红梅安静地坐在一把小凳子上。

今年17岁的他,是鹤壁市淇县一所高中的高二学生。

“今年1月,儿子突然头晕,当时以为是感冒就在家吃了两天药,后来他连东西也吃不下去了。”病房外,父亲孙胜利回忆,孙熙被送往医院检查后,被确诊为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开始接受频繁的透析治疗。

“这孩子从小性格就独立,很有自己的想法。”说起儿子的性格,孙胜利嘴角突然扬起,“我们也想过让他边上学边治疗,不过做完透析他有时候会头疼,根本就看不进去书。”

为给他看病,母亲自己放弃了治疗

多数时候,王红梅都低着头。

“头发一直在掉。”说起自己的病,王红梅才抬起头。她脸上有明显的浮肿,显出很重的紫红色。

2011年10月,王红梅因为面部淤肿及高血压住进了医院,被诊断患有库欣综合征(又名皮质醇增多症),治病几十天内就花光了家中积蓄。

“妈妈。”病房里,王红梅两岁多的小儿子跟她要水喝,她拧开瓶盖递了过去。“这个小儿子也懂事,在路上看到瓶子就跑去捡,说是卖了钱要给哥哥看病用……”

孙熙得病后,王红梅自己放弃了治疗,“先治好孩子再说”。事实上她的情况也并不乐观。孙胜利知道,有时候爱人想从床上起来,都很难做到。

“我也想给她看。”孙胜利抬起眼皮看了下天花板,“还是得再找份工作,攒点钱,这才比较实际,是不是?”

配型成功

父亲要为他捐肾

儿子住进医院,孙胜利也从外地回到了家中。在这之前,他都是在工地上做技术工。为给孩子治病,孙胜利四处筹钱,负债累累。

“这是我昨天给朋友打的借条。”在他的里存着几条短信,这是他在收到转账后给朋友发过去的短信借条,“这时候朋友没有躲得远远的,我挺感动的。”

肾源难求且费用高昂,孙胜利决定捐出自己的肾。

“现在已经配型成功,但病人的心脏功能不太好,要充分透析,心功能完善后才能进行手术。”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肾移植科主任丰贵文说,如果情况较好,手术期费用需10万余元,“术后要观察3周左右,出院后也要定期复查。”

“医生也找过我很多次,让我考虑清楚,因为我家里还有老人小孩儿,手术后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说这话时,孙胜利不经意皱了下眉头,“总要去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