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医疗纠纷

河北中山古城遗址外围墓葬被盗挖

来源: 时间:2018-10-24 18:12:38

河北中山古城遗址外围墓葬被盗挖

现场留下的盗洞和圆柱土块。

工作人员说,这些工具很专业。

这些“旧盗坑”说明,盗墓在这里不是单一事件。  通过旧盗坑可以发现盗墓在这里不是单一事件

盗坑多的地方百步内竟有20多处

新制定的保护规划将包括被盗掘区域

昨日,有读者反映,“有盗墓者在平山县中山古城遗址内偷挖古墓葬”。此外,发现此事在百度平山贴吧已引起友关注。

昨日探访得知,被盗挖的地点在三汲乡河渠村东南一带。这里的东西两侧都是“中山古城遗址”规划保护区。在这片平整、闲置的田野上,盗坑、洞成排,盗坑多的地方百步内竟有20多处。

探访 当场收缴的工具很“专业”

昨日,驱车至平山县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该所的工作人员向介绍了相关情况,并展示了新收缴的盗墓工具——盗锥、铁锹等。

据介绍,2月20日16时左右,一“盗墓团伙”在平山县三汲乡河渠村东南一带的田野上“寻宝”。该区域毗邻国家级文保单位中山古城遗址保护区。“盗墓团伙”恰被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的巡视员发现。10余名“盗窃分子”四散逃跑,最终一名曹姓“盗墓分子”被抓住。

“他们用的盗墓工具太专业了,只要插入地下就可以探测出古墓葬的深度和大小。”该所的一位文物工作人员说,收缴的探铲已被公安部门收走,但是探锥还留在该管理所。

看到,探锥可分成5段,刚好装到一个黑色的胶皮套内。分解开的一段探锥顶部套着一个锥形的钢帽,很尖。工作人员向展示了探锥的拼装分解,分解开的盗锥可以自由对接,锥形的钢帽可以拧下来卯到任何一段上。

“回填盗坑”百步内超20处

昨日,在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来到了被盗挖的地点——平山县三汲乡河渠村附近。这一带的田野很平整,大多没有种植冬小麦,处于闲置状态。

“这就是2月20日被盗的现场。”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的工作人员指着一个已经被回填的盗坑说。被回填的盗坑表面盖上了新鲜的红土。发现,回填盗坑的一 侧有两个圆形的小洞,其直径大约4厘米。上述文物工作者说:“这就是探铲取土留下的洞。”他拿起洞边一个柱状土块说:“盗墓者可以根据这个圆柱上的土层颜 色判断地下的墓葬情况。”

发现,这一带类似回填的被盗痕迹还有很多。一眼望去覆盖着红色新土的区域一片接一片。对一处回填盗坑比较密集的区域进行了丈量,在百步之内竟然存在23处盗坑(长约2米,宽约1米),其中个别盗坑是部分回填。

“旧盗坑”暴露盗墓事件频发

大部分盗洞进行了回填,但周围留下的盗洞成了盗墓贼作案的最有力证据。看到,在两块田地的分界处,用探铲打下的小洞每半米左右就有一个,多达30多个。在一些盗洞旁边还残存着灰色的陶罐残片。

“回填盗坑可以掩人耳目,但是探铲发掘留下的小洞是特有的盗墓痕迹。”上述文物工作者说:“这些回填的大部分是盗墓者留下的盗坑,从丢弃的残片看应该是汉代墓葬居多。”

在一些没有全部回填的盗坑内,看到坑内还有玉米收割后留下的根茎,从土层颜色可以判断这一带的盗墓现象至少去年就有。

调查 盗墓贼利用“保护盲区”作案

被盗掘泛滥的三汲乡河渠村附近区域距离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有数公里远。针对古墓葬被盗挖一事,昨日采访了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所长黄军虎。

“根据上级文物部门的相关规划,中山古城遗址的保护区目前分为都城区、东堡城区和城西王陵区三个区域。我们负责的中山古城遗址保护区涉及19个行政村。 受经费和人力不足影响,现有的3名巡查员需要3天时间才能完整地巡查一遍。”黄军虎说,“目前,被盗区域恰处于都城区和东堡城区的中间,未列入保护区。巡 查人员需要确保区安全才能进一步扩大外围巡查,因而这里很多时候成了盲区,全靠周边村民举报。”

此外,平山县文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被盗区在过去的文物普查中因为没有发现相关的田野文物遗存,因此该区域也不具备申请相应级别的文保单位的资格。根据相关法规,文物部门尚不能对该区域进行主动性发掘,以至于让盗墓贼钻了空子。

盗墓行为的认定成一大难题

在三汲乡河渠村的被盗现场,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的工作人员透露,虽然该区域不在保护区内,但在过去的巡查中也曾多次来此进行外围巡查,对盗墓行为的认定成为一大难题。

被抓的“盗墓贼”曹某是三汲乡某村村民,在当地公安部门与文保人员的问询中,他随口说出“探铲”、“探锥”等专业盗墓工具的名称,但自称不知地下有古墓,矢口否认自己在盗窃文物。而且他们用的工具还很专业。

“部分盗墓团伙在这一带作案时,常和附近一些村民合伙。当巡查员发现他们可能是在盗墓时,其中的附近村民会理直气壮地说在自家地里做农活,会拿平整土地、打井等种种理由来辩解。”上述工作人员说,“如果没有第一现场的证据,即便发现了异常情况,也很难辨别。”

动态 警方已介入 盗墓嫌疑人因病保释

“目前,我们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处理,尚不能将曹某的行为定性为盗窃古墓。”昨日,平山县公安局三汲乡派出所的值班民警告诉。

当咨询是否已对被抓人员进行处理时,该民警表示由于被抓者曹某患有疾病,曹某的家属已将其保释回家。曹某将在家内等待公安部门的进一步调查。

新保护规划将收编“被盗区”

■重要文物点有摄像头监控

昨日,黄军虎向透露,根据近年来中山古城遗址周边不断有新的文物遗存被不断发现这一实情,同时响应国家大遗址保护规划的指导方针,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正在制定新的中山古城遗址保护规划。

“新制定的保护规划将对保护规划区进行调整,保护范围会进一步扩大,三汲乡河渠村等区域将被列入保护区内。”黄军虎说,目前新的保护规划方案已经向河北省文物局报批。

同时,黄军虎表示,原中山古城遗址保护区内的重要文物遗产点已经安装了摄像装置进行监控,根据新的保护规划,部分文物点将分别建设成相应的遗址公园、遗址生态园等观光区。

支招 建遗址公园并设置派出所

昨日从省内多个文物单位调查得知,类似三汲乡河渠村的“文保盲区”在河北乃至全国仍存在很多。如何彻底解决这一文保难题?在中山古城遗址管理所从事文保工作19年的黄军虎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黄军虎说:“我建议对类似河渠村的情况,结合周边重要文物遗存建立遗址公园,遗址公园内再设立派出所机构,一旦出现盗窃文物现象可以直接进行抓捕。”同时,黄军虎表示,从长远看,加强当地百姓的文物保护意识,让他们积极参与文保工作,与不法分子做斗争,才是解决该问题的根本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