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夫人补贴的思维逻辑更可悲

来源: 时间:2018-08-16 15:53:42

“夫人补贴”的思维逻辑更可悲

经济欠发达城市的市长思想不解放,让搞活经济的市长去挂职交流。家里反对?给市长夫人每月发一万元补贴!昨天上午分组讨论中,省政协委员、广东发展银行董事长董建岳提出“夫人补贴”的建议,令刘志庚副省长哭笑不得,现场不少委员虽然“理解心情”,但“并不赞成”(1月27日《广州》)。

每年的国家和地方“两会”召开期间,总是不乏有代表委员发出某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所谓“雷语”,今年自然也不例外,日前,有广州人大代表在谈及官员财产公示时就直言不讳的提出官员不是百姓奴隶,公示官员财产没有法律依据的观点,遭到公众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炮轰”。眼下,广东政协委员又在广州“两会”的讨论中,推出“富市长”穷县挂职的“夫人补贴”建议,恐怕又会受到不少“拍砖”。

不过反过来说,在“两会”上代表委员能够“雷语”频出,更说明“两会”畅所欲言的民主风气正浓,其本身就意味着可喜的进步,否则,“两会”只有一种或一类声音,听不到代表委员由心而出观点话语,不仅让两会意义打折,显然也不会引起公众舆论的热情关注,无论代表委员的议案提案或是观点正确与否,维护其表达权利显然比批评拍砖“雷语”更重要。

就事论事而言,董委员的“夫人补贴”建议,并非完全没有道理,试想想,在一个经济发达地区的市长岗位上,不仅各方面待遇丰厚,用不着为政府的钱包发愁,很多工作也相对“轻松”,而谁都知道“没钱的日子难过”,让“富市长”去挂职“穷市长”,对穷地区的“由穷变富”固然有利,但作为家人特别是“夫人”未必都能接受,失去夫人的支持,官员显然无法全身心的投入工作,这也是人之常情,由国家给这些官夫人每月发放一万元“补贴”以作安慰,未必不是一个有实效好主意。

但是,穷富之间本来就是相对而言,并不存在明确界限,深圳与珠海相比,或许是珠海“穷”,但珠海与很多内地城市相比,却是让人羡慕的富地方,且“穷市”也是千差万别,如果按照董委员的建议付诸实施,或许所有市长夫人都应享受“补贴”,非但如此,夫人不支持丈夫可以得到“补贴”,丈夫不支持妻子到穷地方任职同样也不能区别对待,还有父母、儿女这些家人,同样都是官员的直系亲属,任何一位不支持或是阻挠,官员都无法全身心去工作,按照董委员的这个逻辑,似乎都应该由政府发“补贴”,不仅让官员直系亲属可以名正言顺的“吃空饷”,“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传说恐怕就真的成为现实了。

人们之所以对各自地方的“两会”倾注热情和希望,完全是期盼地方“两会”能够不负老百姓的重托,能够更关注人民群众的所思、所想、所盼,为地方经济建设和各方面的发展大局作出郑重决策,无论是人大代表还是政协委员首先应当想到为民代言、为民履职,既要畅所欲言,也应珍重两会的平台资源,避免信口开河,更不能用哗众取宠或制造“雷语”来吸引公众眼球,实际上,无论是日前那位代表所提出了官员财产公示“摇号论”,还是董委员建议的“夫人补贴”,都不完全是“个人意见”,显然都是在为背后的一个群体作代言,尽管所提出的建议被采纳的几率可能为零,但这种思维逻辑要比建议本身要可怕又可悲的多,领导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是最起码的常识和最基本的自觉行为,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还需用“夫人补贴”的方式来平衡,不仅于法无据,也是明显的违规违纪,难怪建议一出连与会的副省长都“哭笑不得”。

“夫人补贴”思维逻辑的可怕之处在于,针对公务员群体的改革或制度设置,往往注重利益平衡而忽视制度制约,以20多年的公车改革为例,最终不仅公车不见减少,连本不享受公车待遇的公务员都能从公车改革中分到一笔“公车补贴”,而减官不减人,去权不去待遇几乎就成了一些地方政府的通行做法,一方面对公职人员利益只做加法不做减法,而一方面对民生或涉及普通群众利益的问题不仅制度苛刻,而且多减法还附带“加罚”。这种思维的可悲之处是媚官,而且还是以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身份去“献媚官员”,能够想到“富市长”挂职“穷市长”需要政府发“夫人补贴”,却根本没有顾及到那些夫妻分居两地的普通群众,那些将妻儿留在偏远农村只身一人到城市打工养家的农民工,谁来给他们发放“夫人补贴”。

说实话,笔者对董委员的建议,既不理解更不赞成,但笔者依然为有这样的“两会”会风感到欣慰,让不同的意见和建议在“两会”上充分交锋,并接受公众的评阅,其本身就是今年广州和各地“两会”的最大“亮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