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婚姻家庭

福建小伙为救绝症女友每天打4份工和死神赛

来源: 时间:2019-01-30 22:58:20

福建小伙为救绝症女友每天打4份工和死神赛跑

小豪一脸疲倦,但仍坚持不懈。(图片来源:东南)

“如果我没在送水的路上,就是在爬楼梯送餐;如果我没在街边发传单,就是在地下通道卖唱。”这是整整半年来小豪的生活写照,他一天打四份工,为了帮女友和死神赛跑。

卖唱时,小豪偶尔会闭着眼睛在歌声中想想过去:和小薇手拉手逛东街口,两人偶尔游游西湖、爬爬鼓山,也偶尔会忆起曾经憧憬的未来:若干年后,在这个城市买套不大的房子,一家三口围着桌子吃饭。

可每次睁开眼睛,又回到现实,想到小薇被病魔折磨的样子,这些美好的回忆和憧憬都会远去。

在采访时,他正在街头卖唱,他又弹起了那首《丁香花》。

“弹吉他的男生很帅”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因为你的名字就是它,多么忧郁的花,多愁善感的人啊……”前两天晚上,福州飘着小雨,小豪拨动琴弦忘我地唱着《丁香花》

当时,小豪在(福建)龙岩长汀县读书,因为从小喜欢唱歌,加上他相信“弹吉他的男生很帅,追女生容易”,他斗胆把父母给的补习费买了把吉他。那天,他背着吉他站在学校小卖铺前,小薇好奇地走上前,“你会弹吉他?”那声音,很好听。

“今天弦断了,改天再弹给你听?”小豪顺利要到小薇宿舍的,接着为了能再见她,苦苦练习20多天,每天使劲弹《丁香花》。

“手破了,嗓子哑了,都觉得没什么。”当旋律已能流畅响起,小豪冲到路边亭打通了小薇,而后对着悬挂在半空的话筒拨动琴弦。

因为这首歌,小豪博得小薇芳心。然而,小豪却因约会花光了学费,等新学期开学时,他决定出外打工半年赚学费,小薇一听说就称要“私奔”。“向往上海、深圳,但太远了不敢去,去厦门几天,2006年底到了福州。”想到这,小豪心底就暖暖的。

“有把吉他我能养活她”

一枚硬币落入吉他箱,小豪睁开眼睛深深地鞠了一躬。“当花儿枯萎的时候,当画面定格的时候……”要是以往,小豪会停下说声“谢谢”,但这次他不愿中断旋律

2006年冬天,揣着从老家电线杆上撕下的广告纸,小豪和小薇背着换洗衣服来到福州,谁知工作没找到,反而被骗了600多元。饿了两天,小豪决定厚着脸皮找救助站,不想竟迷路了。“如果有把吉他,我就能卖唱养活小薇,可惜自己的那把吉他在老家。”小豪在东街口徘徊了两个多小时,他走进了安泰中心一家吉他店。“我想赊一把吉他,用这部旧抵押,保证赚钱后就还,可以吗?”结果在小豪意料之中———店员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也在小豪意料之外———那位老师借他200元钱买吉他。

古三座、大利嘉、五一广场,每到夜幕降临,小豪就背着吉他和自制的音响四处卖唱。至今,他还记得,初次当众唱歌的窘迫,被同行排斥的尴尬,唱哑嗓子仍无分文的夜晚,以及管理人员关门、泼水赶他的情景。

对于现在来说,这些苦真的不算什么,小豪平静得仿佛在说别人的故事。

刚到的幸福却又远去

通道外,雨越下越大了,歌声却没有中断,“飘啊摇啊的一生,多少美丽编织的梦啊,就这样匆匆你走啦,留给我一生牵挂……”

再后来,生活慢慢好转。小薇找到一份在鞋城卖鞋的工作,小豪也开始白天帮人送桶装水,晚上到地下通道卖唱,每月两人收入也有2000多元钱。没多久,聪明的小豪又找到一桶装水品牌福州经销商,用积蓄开了家代理水站。“一个月卖5000桶,一桶2块钱利润,水站每月收入1万元,加上卖鞋每月工资1000多元,再扣除水费电费、店铺租金、生活费以及进货的资金,每个月可以结余3000多元。这样过上几年,就能攒够二手房的首付了吧?”小薇时不时就算账。然而,命运并没有因为曾经艰难而眷顾他们。2009年春节后,小薇开始时常流鼻血,小豪以为是上火,还天天给她熬绿豆汤。直到夏天,鼻血流个不止,小豪才慌了。“白血病晚期,骨髓移植几率很小。”医生的话,冷冰冰地打在小豪心头,也狠狠敲碎了属于他们的所有的梦想。

小豪强忍着痛苦,骗小薇病情是良性,说服她配合医生治疗。那段时间,他白天拼命赚钱,晚上就到医院陪小薇。

想到这,在那张与年龄不符的脸庞上,两行泪悄悄滑落。

一天四份工和死神赛跑

“陪她度过生命中的最后时光……你看那满山遍野,你还觉得孤单吗?你听那有人在唱那首你最爱的歌谣啊,尘世间多少烦恼,从此不必再牵挂……”

存下的几万元积蓄花光了,能借的亲戚朋友也借遍了,面对医生“最多只能再活半年”的宣判,2009年12月小豪带小薇回老家,只身再来到福州。

每天早上6点多起床,到自己的水站查看当天送水清单,骑着电动车收空桶、送水;上午9点,帮一家桶装水厂送水,每送一桶可赚一块钱;上午11点,到一家快餐店帮忙送餐,每天两个小时;下午2点,出去送水;晚上6点下班关门后,天晴发传单,下雨到地下通道卖唱。如此反复,有5个多月。

小豪想着,家里已经没钱了,如果他也回家陪着小薇,别说治疗费用和营养品,恐怕买止痛药的钱都没了。他思念小薇,每天晚上再累再困都要用和小薇聊聊,“编一些笑话来说,逗她开心,也是鼓励我自己。”又没正式结婚,没义务如此卖命吧?小豪听了没正面回答,只是又想起了一件事。他和小薇刚来福州时,在路边捡了只流浪狗,他们分了一口馒头给它,它就跟着他们一起挨饿。就在此时此刻,它还在老家代替他陪着小薇。

最近,小薇常常一睡就要两三天,小豪开始有些害怕,不知道小薇离开后他能否承受得住